课堂教学是一个动态生成的过程,课堂的精彩往往来自精心预设基础上的绝妙“生成”。如果失去了它的生成性,那么,课堂也就失去了生命活力。正如钟启泉先生所说“课堂教学应该关注在生长、成长中的人的整个生命。……从生命的高度来看,每一节课都是不可重复的激情与智慧综合生成过程。”巧妙利用课堂上生成性资源,是创设动态课堂的前提。课堂上生成的资源多种多样,千姿百态,作为语文教师,如何巧用生成性课程资源,创设开放的动态课堂呢?
有一次,我到八年一班去上课,刚上课不到五分钟,便从学校对面传来低沉悲哀的乐曲声,中间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哭声。原来是学校附近一家老人去世了。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,子女们大操大办,为去世的老人送葬。为了讲究排场,体现孝心,还雇乐队、摆宴席、请阴阳先生、唱二人转。
“唉,闹死心了”同学们怨声载道、哀声叹气,我一看同学们的表情,这课可没个上了。怎么办?我想呵斥学生,让学生集中精力认真听课,使教学继续下去,但转念一想,何不利用这意外的资源,变废为宝呢?于是,我临时决定上一节作文课。便大声地说道“同学们,我不准备讲课了,咱们先听五分钟。”说完,教室里一片哗然。
“老师,我们都听一节课了。”
“是的,我们上节英语课都没上好,烦死人了”。
“这声音太难听了,搅得我们心烦心乱。”
“这声音为什么难听?”我顺势说到。
“这是噪音,”一学生说。
“噪音是怎样产生的?”我又问到。
“我们在物理课上学过,当声音超过50分贝的时候就成了噪音,送葬的这家人故意用广播喇叭放出来,十里八村的都能听得到”。一个学生站起来解释到。
“我们从政治课的角度分析一下,这种孝顺父母的方式可不可取?”我问到。一名学生站起来说到“我认为这种尽孝的方式不可取,‘活着不孝,死了乱叫’,又是雇吹,又是请客的,无怪就是想接几个礼钱,有什么用呢,老人都不在了。”这个学生还带着鄙夷不屑的神色。
“我认为这种习俗不好,不仅劳民伤财,还给周围的群众带来伤害,影响了周围人的生活和休息,是一种不道德的表现。”“我们移风易俗,破除迷信,相信科学,应该换一种尽孝的方式。”另一位同学站起来补充到。
“生老病死,自然规律,人不能死而复生。”
“搞祭奠活动可以,但不铺张浪费。”’
……
后来,学生们又说了些什么,我已记不清了,只记得最后还剩二十分钟的时候,我留了一篇作文以刚才谈论的内容为话题,自拟标题,自选角度,字数不限,题材不限,写一篇作文。学生们当堂完成,四十篇作文全部交了上来,而且内容丰富,语言生动,有真情实感。这节课尽管和我事先设计的内容不符,但由于我充分利用了这一课程资源,为写作文创造了情境,使我这节课因这个“意外”的生成而变得精彩起来。
课后我一直庆幸没有把这个意外的生成资源一掠而过,更主的是通过变“废”为“宝”,用真实的情境加强了学生的思想教育。我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发现学生对身边这一现象的细微变化,只顾讲授,不顾学生,那么这节课学生收获甚微,甚至一无所获,白白地浪费了。
反思我们的教学,很多时候,为了完成我们所谓的教学任务,对学生的变化不仅未予以关注,对周围的生活现象更是漠不关心,忽视了很多的生成资源。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提倡新的课程观,怎样利用周围的课程资源?
课堂上的生成性资源,是学生灵动的思维火花,教师适时把握,借题发挥,不失时机地捕捉一些偶发事件,创设新的、良好的教学情境“变废为宝”。作为教师,加强对隐性课程资源的理解与认识,敏锐地观察到课堂中出现的细微变化,准确迅速地判断其性质,果断采取相应措施,赋予各种偶发事件以教育价值,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,服务于课堂教学,为学生“推开一扇窗子,欣赏更美的风景”。关注学生的变化,关注他们探究过程中偶尔产生的游离于教案之外的“意外”,去捕捉那充满智慧的“灵光一现”,留心周围的事物,关心周围的生活现象,结合自己的教学实际巧妙地利用,那些看似“离经叛道”的独特想法,往往能孕育“精彩”,绽放美丽。